您现在的位置:公文写作网 >> 领导讲话 >> 反腐倡廉

杨帆在中纪委机关的反腐演讲

【字体: 】    您是本文第 访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星级文章

杨帆在中纪委机关的反腐演讲
主持人:
我们今天请到了著名的经济学家杨帆。一些经常上网的同志可能知道,他和几个经济学家一起声援了香港的郎咸平教授,从经济学角度论证了加强对国有企业重组、改制、产权交易、监管和规范的重要性。杨帆教授以前是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,现在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,今天他讲的题目是“腐败与反腐败的经济学思考”。(鼓掌)


杨帆:

能够到我们这讲课,我感到非常荣幸.
但我对咱们的工作状况不了解,算是试验性质,说个人初步看法,也不是作报告。大家把他理解成个人的学习想法交流。我讲起课来一般放得开,要是作为正式报告,我就不太放得开了,也容易引起争论,希望作为内部研讨。我想在咱们这个系统做反腐败的报告是一件很严肃的事,但我不能保证讲得好,既不知己,也不知彼,没专门研究,希望大家谅解。提出一些问题,一些实际中的焦点判断,大胆想法,以期引起思考。并不是说我已经有很成熟的东西。反腐败这个问题,研究很多、争议很大,需要我们在实践中逐步探索。十一我在乌有之乡书吧做了报告,叫“开创反腐败的新纪元”,
这个网站是唯一给我们说话的,是由几个青年人办的一个书店,有很多好书,大家可到那里看看。它非常小,叫乌有之乡。

开头是我对腐败的判断。结尾是我对低成本反腐败的思路,中间两个小时结合历史和逻辑。学《资本论》,马克思的研究方法就是历史和逻辑的统一。一般人爱听我讲课,就是因为我不讲纯逻辑,尽量把逻辑和历史统一起来。我中间这一大段是把改革开放25年以来的历史过程和学者对腐败问题的认识,理论不同看法结合起来。一方面是腐败和反腐败的客观发展过程,另一个是我们对腐败和反腐败的认识。这就是历史和逻辑的统一。以历史为线索讲起来比较轻松,学者一般上来就是一套概念逻辑,这是在学术界不好的风气。


对反腐败形势的判断,我是反映一些老百姓的看法。我不知社会上的判断和我们内部的判断有什么大的差别。据社会总体反映来说,腐败是越来越严重了。大家对我们党和国家多年以来反腐败的成果是充分肯定的,老百姓心里明白。但反腐败的发展跟不上腐败的蔓延。特别感觉这三年很多腐败超越了底线。


现在不是清除腐败的问题,而是不让腐败超越底线的问题。许多腐败似乎无法克服了,大家都说腻了。这么多年再说都觉得没有意思了。无可奈何了,很多人也习惯了。我就提出,腐败有没有一个底线?
就是说,你可以腐败,但别超过底线就行。话说到这份上就很悲哀了,就是说你不能太过分了。一个有实权的官员贪污百八十万,大家已经觉得没什么问题,但你贪污上千万、上亿就太过分了,你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?贪污到没用的程度了,你还要贪污干什么?
(笑)


现在主流媒体和网大不一样。网上说真话,是老百姓撒气的地方,出了很多民谣。官方语言、学术语言、媒体语言严重脱离中国老百姓,甚至成了两个话语系统,词都不一样,说话方式也不一样,互相不沟通。说明中国社会由于腐败蔓延,上下层开始分裂,蔓延到各个领域。如果腐败不蔓延就不可能长久。我们这次反对瓜分国有财产,原因就在这儿。有人说国有企业效率低,送给经理们就可以了。从产权理论说这是不合理的,怎么能以效率高低决定产权呢?
如果穷人效率比富人高,可不可以把富人的财产拿过来呢? 这不成了闹革命了? (笑)

腐败要存在必然要扩张,和市场经济一样。市场经济是浪费资源的,要不断扩张、向全世界吸取资源。若不这么做就没有总需求,市场经济就不能存在。市场经济本质上是一种非常浪费的经济,效率不一定就高。我们盲目认为市场经济万能,是因为受到了计划经济之苦。

有腐败利益的人会想办法让腐败蔓延。我从社科院调到政法大学,一去就看到学校不成样子,老师不好好教,学生不好好学。这叫教育产业化。培养这么多大学生分配不出去,收费高让大学老师发了一回财,造出大学生泡沫,泡沫现在破灭了,就逼着大学生上研究生,家长又要付出特大代价。教育产业化实际是在教育界制造腐败,想办法让富人控制更多的教育资源。这几年看知识分子群体迅速右转,替老百姓说话的越来越少,鼓吹腐败的人越来越多。前几年不是这样,整天气呼呼骂街。现在怎么不生气了?扩招了,把家长的钱弄到他们手里了。学生质量当然下降了,一个老师教两个学生和教二十个学生能一样吗?
质量下降、粗制滥造,分配不出去,学生在校心里像长了草似的,根本不想好好学习,整天琢磨哪个老师学分好混。我去了之后不这么干,听我课的学生就得好好听,管得很严。你看今天青年人这个样子,教育界腐败很糟糕的,这是对我们下一代不负责任。
最近有学生告诉我,当她复习考研究生的时候,有人问她,要不要全部考题,一份三万块。她害怕是假的,没有买。这样下去,如果有知名教授参与,担保是真的,大概就有人买了。这样,越来越多的名额就会被有钱人买了去,穷人家孩子就更难上学了。听说已经出现了专业性的组织穷学生冒名顶替,为富人孩子考试的公司,代考一次才给
1500元,大部分钱是被中间环节拿走了。房地产中间环节也很厉害,所以房价这么高。有人对我说,现在已经发展到了,公务员采购一个笔记本都要提成的程度了。请大家注意,历史上科举制度的腐败曾经导致了几次亡国。


卫生医疗,是针对病人和老人的,就更不象话了。
所以说腐败超越底线,教育腐败是欺负小孩儿,医疗腐败等于欺负病人和老人。你要腐败可以欺负我们这些大人
(笑),不要欺负弱势群体,怎么能欺负到病人头上呢。医疗界这么多年弄不清要不要产业化、商业化,只有在SARS的时候才知道医生很好,发现很多活雷锋,医生也能当雷锋。有危机的时候叫白衣天使,没危机的时候医疗界腐败得不像话。哪有手术也要送红包的,现在变成公开化了,只要你一住院就有人告诉你,说你要哪个大夫做手术,要给他送红包,小费公开给,这个一万,这个二万,那个三千,你只能要那个一万的,你不敢要那个三千的。送一万给你好好开刀,送三千就不给你好好开刀,让你疼,没治彻底让你再开一次刀,你要心领神会,开刀的时候就给。然后说没强迫你,这是自由选择。这个自由选择特别坏,什么叫自由选择啊!他明码标价,你敢不选吗?说没有敲索你啊,是你自己愿意给的啊!医疗系统小费泛滥。教育医疗系统都腐败成这个样子了,太不像话了。这两个领域要有信仰的,外国有宗教徒从事教育和医疗,虔诚的宗教徒才能干这个,不然你欺负病人和小孩,怎么办?
这个腐败是超越了底限的。

第三个问题,已形成既得利益集团,挑战共产党意识形态和国家合法性。

第四个问题,中国不能走拉丁美洲道路。中国这几年很关键,从现在到十七大还有三年很关键。以后有金融危机的危险,积累的矛盾爆发,虽然经济一直增长但社会矛盾没有解决。金融系统很多人认为,2008年年底开放服务贸易,居民把存款大量转移到外资银行,如果政府和银行不建立威信,不彻底清除腐败,不建立起信用系统,一转移,银行股票证券的隐藏问题就会暴露出来。金融危机意味着少数人再掠夺多数人一次,逼迫你进行货币改革,居民存款等于零。这事不能让它发生,绝对不能发生。我们经济发展积累了很多矛盾,但我们还能控制得住,靠的就是共产党的政治优势,从政治控制经济,所以共产党自己不能腐败,腐败了就没政治优势了,没政治力量了,只要出了事情就会引发金融危机,那中国就惨了。这么多农民、打工的、还有那些吃青春饭的,好不容易存了几万块钱,金融危机一来就一扫而光,一万元变成一元。政治和经济在反腐败问题上是一回事,不是两回事。


第五是中国资源稀少,拉丁美洲和俄罗斯有丰富的资源,休克疗法之后还有生存空间,中国没有啊。。

中国反腐败要加大力度,突破思想禁区。就是为了我们假设的未来的一战。好像在SARS期间,大家都变好了吧,仨月不敢出门,我们的工作也停止了三个月。那三个月中国有腐败么?没了,也不用你反腐败。也就是说危机状态人自然就会好起来。你抓也是抓那部分少数人。


腐败是该比较彻底收拾的时候了,就是“十七大”之前这三年。通过反腐败在“十七大”确立新委员会。现在就开始审查干部了,审查干部就是清理腐败,腐败干部不能上。我确实有大思路,比如说东三省咋办。现在东三省象不象意大利化?黑社会。
我建议东三省考虑军管,如果明后年美国在朝鲜问题动武,我们就在东三省军管。腐败可以在几个月之内杜绝肃清。你们各位要是不相信,我去给你们当东三省反腐败顾问。


第二个问题,从理论上讲,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对腐败问题是这么解释的:为什么有腐败?是因为有封建专制势力的残余、资本主义影响。


下一段将讲中国更实际的问题,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窃据了主流地位的经济学家对腐败的分析。有我反驳他们的东西,就是我那本书,叫做非主流经济学。80年代我积极参与改革,当时改革派就是这意思,当时腐败并不严重,说大家要容忍腐败,因为有权力的人,你必须让他有好处,他才会支持改革,用赎买政策。这话到90年代就成了这样了。
还有其它的话:为了改革要牺牲一代工人,为了改革要牺牲农民,要牺牲一代少女,要牺牲环境,牺牲道德。出来一个张五常,说话最清楚:把国有企业送给那些有权人就是了。国有企业效率低怎么办,苏联东欧是一人一份股票,叫公平私有化,中国要13亿人,13万亿国有资产按照户口本一个人分一万块钱,叫做私有化证券,拿这个你可以买股票,任何企业你都可以买,以后国有企业就没有了,在中国这件事从来没有被讨论过,左派说了国有企业就不能分,右派说了不分早晚让人偷光,但分也不能平分,最后干脆说就送给那些有权力的人算了!那就连平分还不如,张五常就说的很清楚叫做腐败私有化,叫做以资产换特权。这几年对国有资产这种MBO,就是把国有资产送给经营者。


张维迎被媒体捧为“改革风云人物”,继续为腐败势力做事。一是北大教改,提为校长助理,许多人预测,很快他就是北大副校长,主导中国的知识界,思想界和社会科学界。什么改革?
凡是没有在外国留过学的,没有在外国发表过论文的,不能在北大当教授,一下子把北京大学的副教授都卡下来了。
这个腐败就不是一般官员贪污,是深层次,就是腐败利益集团要影响重大决策,需要文化买办化。

现在有钱有势人的孩子在外国留学回来,先在国家机关做司局长,三年后有了这个经历,就到跨国公司,这是一个趋势,在有些部门比如银行这样的人大量提拨,不留学的不能当干部,用轻化的名义把你去掉了。这些人是学了一些外国的模型会说外语,这样的干部能不能在要害部门,我一直反对,要害部门还有什么机密可言?毫无安全概念,盲目和国际接轨,大家不要小看张维迎设计的北京大学教改,一旦实行,

是全国推广,知识界和干部队伍全盘西化和买办化,这不叫腐败吧,但比腐败还危险,一套概念全是主张腐败有理的。

第二件事,提出赦免原罪,说历代皇帝,换一个皇帝就大赦一次,新领导上来了干脆就赦免贪污。刚才有位同志特别问法律的追诉期问题,右派的意思就是赦免,公开进行大赦,比如宣布在2000年以前的腐败全都赦免,让有钱人安心,否则他们会向外国转移资产,不放心你共产党,因为你党章还没改。实际我们已经改了不少了,比如宪法上就说了公私财产保护,有很大争论,右派说神圣不可侵犯,左派说公有财产才叫神圣不可侵犯,特别是国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,那是由于革命打出来的江山,以国家的名义建立起来的!你私人财产不能说神圣两字,神圣意味着不能追查来源,争到最后,两个神圣都取消。哪个政府也不能宣布贪污腐败是合理的,这可是政治问题,经济学家提出这个问题非常要害。党章和宪法怎么改,能让贪污的那些钱放心,怎么可能做到?只有国家解散他们才放心,这样的误导极其严重。实际上中国暴富阶层一部分是靠偷骗抢,他们就是不放心。钱不是好来的,不可能放心。我们国家的存在靠贪污犯吗,国家基本的合法性到哪去了?说这种话的那种人,是代表暴富阶层利益。当然他们的利益要考虑,不能轻易剥夺,但决不能为了要他放心,怕他不投资就修改共产党基本的,革命的,历史的合法性。共产党打的是公天下不是私天下,这一条永远不能变。我写了长篇文章反驳,我说你这么干,有钱人更不安全。安全不安全不取决于你党章宪法怎么说,中国这十几年来有钱人很安全。按照他们的逻辑修改宪法还不行,宣布大赦也不行,他会继续提出新的要求,就是我不放心你共产党,党章说了要消灭私有制,你非把它改了才行,所以这么下去就是让你共产党下台,很可惜现在很多当政的人还看不出,所以我们国家很危险,有这么多个妖魔鬼怪乱蹦乱跳,包括陈水扁那样的。跟我们国内追求虚假繁荣纵容腐败有没有关系?


毛泽东在的时候他们就不敢,毛泽东那时候可以主导局面。台湾的2个炮舰挑衅我们,七个美国军舰给他护航。有一天他们得意忘形、骄傲自满跑到这边来离我们近了,我们这边还真是什么都没有,就几个鱼雷艇。让他来,来了后诱导他犯错误。毛泽东说今天我们出动。就是那几个鱼类快艇,就打蒋介石的军舰不打美国军舰不管护航的。结果两个钟头就把两艘军舰都击沉了。美国军舰在旁边就没敢动手,——七个美国军舰说是护航尽看热闹了。这叫喜剧性的历史剧!所以说对毛泽东的批判不能太过分了。虽然犯了左倾错误,但历史还是他奠定的。


我们这十年经济是发展了,可你看看让台湾几个小丑折腾得鸡飞狗跳的样子!我看现在就应当调过来了。应当强调国家安全的重要性钱人怎么处理,用中国智慧,法律上不需要说那么清楚。第一不剥夺,第二也不赦免。既不剥夺有不赦免怎么办?看外边形势。在外部形势紧张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要公布财产,公布财产是最好的办法。


当外部真受到安全威胁、打仗没有军费,有钱捐钱不挺好的,对国家有贡献还很光荣,有形资产变无形资产。再有一条,征收高额个人累进所得税和遗产税。有钱人放心,国家挺好,没人想剥夺你,你不要老害怕。要那么多钱也没用,投资肯定失败,因为你是卖白菜起家的,现在是新经济,再投资你不懂,给你儿子也没用,比尔盖茨3亿全捐了,你儿子成了一个花花公子,就没有效率了,谁有效率,你当爸爸的有效率,你是穷人的时候有效率,变成富人就没效率了。所以说钱还是归于社会。舆论就要动员捐。


早晚清查财产,财产由自己举证。有罪推定,不是乱杀人乱抄家的意思。财产公布出来,是不是合法,你自己举证,举不出来的就别要了。比如我是大学教授,你们觉得我应该有多少钱合适,我也报一个。比如二百万,你们说杨老师也应该有二百万,就算了。我要报一千万呢?也可以不查,因为我可以做股票什么的,一千万也可以。我要有一亿呢?当学者怎么也赚不了这么多,那怎么办?到公安部自己申报,说我有一亿,怎么来的,说明来源,自己说明。不能让你们去调查,你调查不过来。


有罪推定就是这个意思,来源不明的大财产,让财产拥有者自己举证。这是关键,因为举证需要成本,成本太高根本没法查。实际上对他们很宽松,因为百分之八十的钱已转移到国外了,你也查不着他,就查这百分之二十。这百分之二十他可以举出来很多证据嘛,他完全可以洗钱,通过金融市场,赛马场,股票,洗来洗去。不动产逃不了。那些贪官污吏会自动放弃了。比如我现在是个处长,分房子应当分一套,但是我通过各种关系我弄了五套,是我儿子的名字,或者假名字。申报财产的时候就不要了。我说我就一套,那四套不知道是谁的。那不正好吗,收归国家就拿走。那不是剥夺,因为是无主财产。你不报那就是无主的。贪污者还是当处长,因为你们也不知道是谁。我的反腐败是低成本,就是把贪污的钱通过捐,税,申报财产,收回一部分。人可以基本不动他。我们也不查。反右派的时候有政策,“一个不杀大部不抓”,这个办法用来反腐败也差不多。只要在某种程度上推出个人财产申报,许多人不敢报,无主财产就收归国家当军费,环保,“三农”。国家用钱的地方很多。


这其实是非常宽容的办法。现在贪污地方太多了,这个大形势下也难免不贪污,不抓不杀也可以,只要在申报财产时候自觉一点,贪污的财产别报。估计银行呆账也可以没有了,金融危机因素化解了。银行存款
30---40% 呆账,估计40%
的黑钱没人领,正好抵消呆账。所以说不能采取经济自由派右翼思想,放弃党和国家的合法性,公开承认贪污腐败有理。那是放纵他,社会更乱。也不能够采取过去的左倾办法。两个办法都不能采取。可推行鼓励捐赠法,所得税法和个人财产申报制度,其实用不到再多的创造,这几条足矣,解决30年来的特殊问题。

北大教改的事也失败了,因为遭到了北大教师强烈的反对。北京大学真正的国宝是文史哲,那搞经济的现在时髦没有10年。现在教改说了,论文要经美国专家鉴定才算数,那大家不急了吗,这是干嘛,这不是要把中国学术界变成殖民买办文化?
我吗他们是没用的,北大蒋霏霏写了六评张维迎,其中一个就是几万字。大知识分子从右倾开始向爱国主义转化,也是被新自由主义逼的。前几年不就给知识分子提了工资,以后也是下岗。原来知识分子也有下岗这一天。总有一天大家会明白。把人家搞甲骨文的人都给逼急了,甲骨文研究评教授,难道要美国教授来评吗?要用英文写论文,要美国人评,这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。这叫北京大学吗?这叫知识界吗?如果中国知识界是这个样,我就说我宁肯不当知识分子。至于经济学家,我早就声明我不是,成为有权钱人的奴仆,我不干。


第三个问题,国有企业争论,我不多说,8月28号支持朗咸平一下,当然我个人对朗咸平没有好感。朗咸平代表了美国的中左思潮,在中国经济学家反而不知道。新自由主义在美国也是右派,他们控制中国经济学比较危险。如张维迎的东西受到国内传媒吹捧,一小撮传媒大款把他评为改革风云人物,这是有人操纵的。在许多方面特别是经济学,舆论实际被极右翼的新自由主义操纵。


这次,新自由主义想借我们中央十六大前后,中央最高领导交接的机会,策动地方政府和金融骗子,联手吃掉国有企业,本质问题是这个问题。产权理论我也知道,国有企业效率大部分确实低,他们说的国有企业所有的毛病即使我都承认,但现在还就是不能分。先在这放着,但是不能给你。经济学家说了,效率第一。现在要改成公平第一。我们这个社会,30
年提倡效率第一是有道理的,是针对计划经济,针对平均主义,现在已经大大超过了底线,应该提公平。还就是基本原则有问题,不是执行的问题。这又涉及我们国家的基本合法性,是不是说效率高的人就可以剥夺效率低的人的财产?他的意思就是,你国有企业效率低,就送给经理算了。张维迎被捧为企业界代表人物,有吐痰论:要把国有企业变成自己的,就得先把他搞垮,因为他搞得好也不会送给你。好像吃饭,一桌好饭你一个人想吃,怎么办,往里面吐一口吐沫,大家不能吃,你自己还可以吃。


各位学中央精神这么多,是不是也注意一下真正控制我们社会的是些什么思想?真正影响思想的就是这类话,信不信这是一个实际判断。国有企业要再不整顿,肯定比民营企业还惨,最想腐败的就是国有企业经理层,这些年看到腐败有好处,不腐败反而不行。一部分人就是能搞好也成心把他搞坏,我们没法判断国有企业能不能搞好。就是说你要变产权,把国有股份送给他。


这件事能干吗。告诉大家,实际上九十年代初期已经把乡镇企业的产权给了那些经营者了。经营者一定要送一部分给基层的政权,本身乡镇企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。原来什么都没有,改革开放之后和地方官员有关系的能人,官员能人一体化,发展起来的乡镇企业。要明晰产权,干脆就送给他们,经营者又送给一部分利益给地方官员。实际上是他们帮着搞起来的,这也是真的,天下是人家打的嘛,所以最后就给他了嘛,也就给了,不能再追溯了。那咋办啊,是不公平,但是钱有钱的来处。


国有企业就不行。国有企业是用革命打出来的,怎么能分呢。集体企业或许可以分,这跟效益问题无关,是涉及国家的基本合法性。
国有企业经理,比如你们派我到宝钢去做了一把手,我带了几个学生,我们去一百个,我们一去就把宝钢给分了,一亿资产,本来挺好,我们说不行,国有企业改制,来个内部人控制,成心把宝钢给搞坏了,然后说制度不好,把几亿股份就分了。分完以后我一定给大家偷着送一份,我敢不送吗!我们几个一下变成亿万财产,你们这儿还是一个月两三千块钱?
这天下也不是我们打的,这宝钢也不是我们建的,人家还有老厂长,还有老技术员,现在就分给我们几个人了,且不说老百姓能不能答应,当官的能高兴吗!假设我们是冶金部,部里干部就没人干活,都说我们下去当厂长。国有企业送,我估计会造成按权力系统在瓜分,经营者会把公有资产送部分给背后支持他权力层。在苏南的乡镇企业是可以这么做的,在国有企业绝不可以这么做。但地方的中小国有企业已经卖得差不多了,我的个人意见是把它纳入反腐败框架,追溯到1995,本厂工人都可以告。要普遍清查,侵吞得过份的让他退出来一部分,也不一定要判他的刑,改制中有不公平,把它纠正过来。现在经营中的国有企业资产还有十几万亿,非经营性资产还有很多呢!还有荒山,荒地,森林。还有传媒和文化产业是一大块,事业单位,关键在地皮和无形资产。


最后一个问题,中国目前的腐败是特殊历史问题,需要高度中国智慧,防止左右两种倾向,现在是中国加大反腐败力度的最好时机,从国内国外,都有这么一种形势。我们学了很多经验,建议大家看看汉朝汉武帝,再看看宋朝。中国最辉煌的时期是汉武帝时期,再有一个就是毛泽东时期。两个时期对外打仗全是打赢了的,用战争来衡量一个国家才是硬指标。中国的疆土从秦始皇打出来以后,到汉武帝时期,文景之治20
年繁荣,闹个八王之乱,就是腐败造成的,平定了之后汉武帝上来了,很年轻,就要打匈奴,没有军费就清腐败。汉武帝时期搞了一次非常大规模的清腐败,就是收6%的所得税,大家申报财产。重奖鼓励揭发,揭发之后赏一半,诬告的就抄那边的家,不诬告的就抄这一边的家,反正抄一边,一年就有钱了,他说停不能再抄了,下边人说干嘛要停,我们抄得正来劲呢!汉武帝说你以为我真想抄啊,我不就是没军费嘛;

从北宋以后中国就走下坡路了,我们这么一个伟大的民族不断被蚕食肢解。
到明朝清朝也没有恢复世界相对地位。最强大时忘记国防,纵容腐败,假设外边没有敌人,但偏偏外边是有敌人的,而且是文化非常落后的敌人。北宋亡国时候是真惨啊,那么大一个文明开始走向衰败,很多人不能接受。陆秀夫背着小皇帝,跑到深圳蛇口那儿跳的海,当时有十万人跟着跳。那你十万人就不能打一仗?
也许把蒙古人挡在了湖北?
看看汉武帝是怎么兴起的,北宋是怎么灭亡的。我看就不用再学什么乱七八糟的西方经济学了,至少我们在座的都是共产党的嫡系,嫡系就不能接受那些瓦解党和国家的理论
(全场鼓掌)

谢谢大家!(全场热烈鼓掌)



有关 杨帆在中纪委机关的反腐演讲 的更多资料,请参考:
百度 baidu.com | 谷歌 google.com | 搜狗 sogou.com | 雅虎 yahoo.com.cn | 有道 yodao.com
上一篇文章:市纪委2008反腐倡廉工作重点及主要措施
下一篇文章:反腐倡廉话规矩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关于我们 | SiteMap |
Copyright © 2006-2010 公文写作 www.gwxz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